果粒飘飘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请叫我超人吧 > 485 躲起来的赛法卢

485 躲起来的赛法卢(1 / 1)

正义永不妥协,在没有成为正义使者之前,吴克认为那是一句真理,但在成为正义使者、经历了许多事情后,他逐渐明白了那句话,只是一句带着美好愿景的句子而已。

正义的确不能妥协,但在有的时候,维护正义的人,却不得不对现实低头、妥协,那往往是源于维护正义之人自身的能力不足,所造成的一种理所当然的结果。

游星尖兵,已经可以确定是正义的敌人,赛法卢曾经也毁灭过底下星球,诸多无辜的文明,以及大量的生命。

然而,在无法做到扬掉上面的月球,继而把对方消灭的情况下,尝试转化对方的立场,就成为了有必要去做的事情。

毕竟,游星尖兵赛法卢的后面,却还有更加强大的毁灭文明势力,捕捉游星——威尔帕。

若说,两仪式今晚拉人过来,使正义伙伴大家庭迎来了一位有本事的同伴,这是个意外之喜的话。

那么,攻克赛法卢,以拳交心对方、试图说服那个家伙改变邪恶想要毁灭文明的想法,就是吴克正在努力做的事情了。

只不过,世事有些无常,在诚意交心了赛法卢数天后,今夜再次上来月球上,早就磨拳擦经做好再次交流准备的吴克,却在抵达月球于表面转了一圈后,竟然就找不到那只大兔子。

【人呢,去哪了,那么大只人形兔子,怎么就在不大的月球上,给消失不见了?】

找了一圈,没找到人的吴克,有些挠头起来。

【难不成,那家伙还真挖了个地洞,把自个给埋了吗?】

看着脚下,被月球抑制力再次勉强修复的荒芜星体,吴克不由就产生了这样的念头。

他缓缓地降落在了月球表面上,脚下的影子在他落地后,就迅速扩散了出去,恶念丝线化为了一张巨网,顺着星体表面那些还粘合得不够密切的缝隙,就往星体内里的深处探寻而去。

不多时,深入的恶念丝线就触及了月球内部的核心,一个特殊的空间——月灵结晶的存在之地。

意识中,吴克能够感受到一枚很正、很方的深蓝色晶体,在将他的恶念丝线给阻挡在了一层单薄,却非常坚硬的能量屏障外面。

在屏障的里头,那只他正在找的外星大兔子,在见到他的恶念黑丝后,头上如同兔子耳朵似的器官便是一抖,就把呈现虚化状态的身体,给更加深入地,像是萝卜一样地扎入了深蓝色的正方体晶体里头,竟是与月灵结晶不分彼此起来。

大量的恶念丝线,在这个特殊的空间里汇聚,编织出了一个缩小版的人形虚影。

吴克的虚影在出现后,望着屏障里头的深蓝色晶体,就开口说道:“赛法卢,来客人了,你快出来接客!”

闻言,藏在月灵结晶里头的大兔子,那没藏进去还露在外面的兔子耳朵,就晃了晃,但却假装没听见,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。

这些天,外面的家伙隔三差五就上来月球和她打,一开始,赛法卢还能和那家伙打得有来有回,但慢慢,在她路数被摸清楚后,就变成了她单方面被暴打。

什么诚意飞踢,掏心窝子对话,直达天听的天灵盖坠地式抱摔,一些奇奇怪怪名字的招数,却是让赛法卢记忆深刻。

虽然,赛法卢不是个人,但凝聚出来的人形体在挨揍的时候,却还是能够清晰感受到疼痛的。

所以,在连续被揍了这么些天,她也是吸收到了一些教训,却是打定主意,不管外面的家伙说什么,也不会再出去找虐了。

“赛法卢,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,我知道你在里面的……”

能量屏障抖动了起来,被吴克虚影的手掌拍得砰砰响。

“你既然有本事当坏蛋,就别躲起来没本事面对我,出来,快出来,砰砰砰……”

赛法卢本想要无视的,但屏障却是被拍得抖动个厉害,似乎都快要碎掉那般,她只能开口。

“赛法卢不在这里,她已经回捕捉游星去报道了!”

吴克:(一_一)?

“你不就是赛法卢?”

“我不是赛法卢,我是月灵结晶意识,另外,有什么事,等赛法卢回来再说,千万别再拍外面的屏障了,那层屏障已经快要被你给拍碎掉了。”

赛法卢提醒说道。

“若是外面的屏障被我拍碎掉,会怎样?”

吴克问。

“月灵结晶会解体。”

赛法卢回答。

“哦。”

应了一声,吴克加大力度,却是更加用力地砸起了屏障来。

“不是,你怎么还砸,是想毁掉月灵结晶,继而毁掉整个月球吗?”

“我不想毁掉月球,只是想和你更加亲近一点地谈话。

你要介意的话,就放我进去里面,跟你好好交流一下。”

沉默一会,赛法卢的脑袋从蓝色晶体里钻出来:“你是怎么识破我的身份的?”

这只外星兔子有些不怎么聪明的样子,吴克抬手却是指了指她的耳朵道:“下次藏起来的时候,记得把自己的耳朵也给藏好。”

赛法卢的大手,直接捂住头顶上的兔子耳朵,脸上竟然流露出失算的表情,她似乎真的认为了,是自己的耳朵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这件事。

(′?︵?`)

“我不想被打。”

事已至此,身份暴露,没法当缩头兔的赛法卢,却是直言说道。

“我也不想打你。”

吴克点头,赞同她的说法。

“那你可以不打我的,因为我不会再主动攻击上月球的你了。”

大兔子说道。

“不,我打你,可不是因为你攻击了我的这件事,而是你在我的立场上是个坏家伙的缘故。

故而,我才不得不对你动手,不,这应该说是以正义使者的身份,给你提出一些友好的个人意见,并打算与你进行一些正确思想的交流,只不过,你我的想法存在差异,而你也一直在拒绝我的友好交流,不得已,我才使用出了一些粗暴手段。”

赛法卢:“……”

“说吧,你怎样才能不打我?”

她直接问道。

“你现在还想要破坏文明吗?”

吴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反问了对方一句。

“有机会,文明还是得破坏的。”

赛法卢实话回答道。

“瞧,这就是我怎样都得继续和你,进行粗暴动手交流的原因所在。都已经过了这么些天了,你还是没有改变自身,那种想要破坏根本没有伤害到你,也没有威胁到你的文明的坏思想。”

吴克搓着自己的小拳头。

“所以,赛法卢,你还是出来吧,乖乖接受我的言传身教。”

“游星尖兵破坏文明是坏思想?”

赛法卢表示无法理解。

“破坏文明对于游星来说,只是一种进食的行为过程……”

而眼前这个自称正义使者的家伙,在这些天揍她的日子里就表达过自身的立场,却是要为被她所破坏的那些星球文明讨个公道,意图改变她的那种被对方批判为错误的、想要破坏文明的想法。

“但是,凭什么呢?”

那颗星球上的文明主人,名为人类、神明的灵长类生物、高等生物,在进食的时候,不也杀害了其他的生物吗?

而其行为,不同样也是和她们游星破坏文明,毁灭继而进食的行为是一样吗吗?

“为什么,你就要盯着我不放,而不去为那颗星球上,那些被人类、神明杀掉、吃掉的生物讨回公道,去改变那颗星球上的人类、神明,错误的进食思想呢?”

赛法卢拿出以前吞噬文明吸收得到的,以及在做一个名为阿提拉人类少女之梦时候得到的那些知识,却是质问起吴克这个正义使者来。

“所以,你是觉得这对你很不公平吗?”

大兔子突然发出的质问,让吴克挠了挠头,却是反问了一句。

赛法卢虽然并不能完全理解,所谓公平的意思,但却能通过吴克传递来的意识波动,感受到吴克表达的东西应该是和自己是同一个意思。

于是,在深蓝色的月灵结晶里的大兔子,就朝着屏障外面的吴克虚影,点了点自己的脑袋:“没错,我就是这个意思!”

“得,好久没遇到你这种,对于生命性质正义问题的反问了,行,我来给你解释一下……”

其实,随着实力的变强,自身的非人化,吴克也有过对于正义这个概念定义,产生过迷茫的时候。

其中,就以他所穿越的第二个世界和第四个世界,让他最有感触,前者让他意识到正义存在立场,后者则让他明白所谓的不义可能就是不同立场的生命,在拼尽全力活着的这个事实。

“正义存在着立场的说法,如果将这个立场摆放在将一切生命都视为平等的客观自然角度上,那么,我什么都不去做,什么都不去干涉,对于世界所存在的客观自然法则而言,其实就是一种正义,而你们游星破坏文明的行为,也将是一种理所当然的自然之事……”

然而,他又不是世界的自然法则,自然也就不可能把自身,给摆放在那种无比客观的角度上。

而下面就是吴克在经历了很多正义难辨的事情后,继而所得出的一个最终结论。

“客观正义得参考,但主观正义却同样不能少,而你这个游星尖兵,被当作坏家伙,就是我参考了这个世界的客观事实,以及结合我自身拥有的主观正义后,所得出的一个结果。

当然,假设那颗星球上的人类文明,全都是我的主观正义所认为的恶与坏因素所组成,其中没有任何的善与好,那么,不用你这个游星尖兵来毁灭文明,我自己就会亲自动手,来当个文明的毁灭者。

赛法卢:“……”

一副好像听懂了,但又没完全听懂的模样。

“所以,只要我听你的话,你就不会打我了是吧?”

似乎经过了一番思考,赛法卢问了出来。

闻言,吴克有些愣了愣,但随即就流露出欣慰的模样。

“虽然你这话有些偏差,但其实也可以这样理解,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,愿意跟着我的指示走,我就不会随意打你、揍你。”

吴克点点头,他有种预感,自己好像又要感化一个在立场上,身为正义使者敌人的坏蛋家伙了。

“那,我愿意听你的话。”

赛法卢表示道。

捂着长耳朵,就从蓝色的月灵结晶里钻出来。

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屏障,来到吴克的面前。

“你可不能再打我,让我感受到疼痛了!”

赛法卢有些郑重地强调这句话,模样看起来竟然还有些呆萌,当然,前提是忽略这家伙能吸收各种能量,将自身变成一只能够发射各种能量射线、战斗力非常恐怖的白色巨人的情况。

“放心,我可是正义使者,平日里最是和善了。”

吴克笑着伸手过去,在赛法卢缩起脖子后,就摸了摸对方的脑袋,尽管是由能量构成的外在身体,但在触感上却和血肉的差不多。

【游星尖兵,真是一个非常神奇的种族!】

而更值得一提的,还有对方的本体,其实是一块很大的陨石结晶。

可以说,赛法卢就是陨石成了精的妖怪。

真正的本体,现在就在月灵结晶的里面,已经和月灵结晶融合在了一起。

然而,却属于被月灵结晶压制、封印着的状态。

从结果上来说,哪怕她被吴克吵醒了,但在没有任何外力帮助下,却也难以让陨石结晶的本体,从被月灵结晶封印的状态脱离,还是得在月球上坐着死牢,根本没办法像是过去那般,把自己的一部分掰出来当作陨石块,丢向拥有文明的型月地球上去收割文明。

“来,把这枚戒指戴上,戴上去后,你就是正义伙伴大家庭里,愿意改正自身错误的人生观、呃,不,是陨石生观的悔改同伴了。”

今晚的第二枚sb戒指,被吴克递给了有些茫然的赛法卢。

而在赛法卢把戒指戴手指上后,吴克才继续说道:“我以后会经常上来月球上,根据你的情况教导你很多正确的陨石生观知识,积极帮助你成为一颗好的游星陨石结晶。

从而在你的大本营,那颗捕捉游星【威尔帕】,可能再次来到这个星系,想要袭击那颗星球,毁灭上面文明的时候,看能不能通过你去劝阻对方,或者是策反上面的其他游星尖兵……”

没错,这才是吴克真正打的主意,捕捉游星【威尔帕】,听赛法卢描述就能得出,是他自身难以对付的家伙。

但,如果能从对方内部去进行瓦解的话,吴克感觉这才是行之最有效的办法。

所以,拉赛法卢入伙,其实也是有着重要意义的。

听着吴克的讲述,赛法卢有些无言,就在他停下来后,给直接浇上一盆凉凉的冰水。

“我只是一个游星尖兵个体,你想要通过我去改变捕捉游星的最高意志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那样做的唯一下场,大概就是我也会被威尔帕的意志当作成长的阻碍,然后被其他分离出来的游星尖兵个体,给彻底摧毁、回收。”

吴克:“……”

主意还未打成,就已经宣告失败。

尼玛的,到底为什么?!

最新小说: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九零福运小俏媳 八零好福妻 谍海偷天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