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一群戏精(1 / 1)

秦馆主带着一众弟子呼啦啦的涌了出去,留下陈拙一人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愣了片刻,陈拙出于好奇也跑到了武馆演武场,只见此刻演武场上人头躜动,一众武馆弟子列阵而立,秦大年站在最前面,看起来煞有其事的样子。

而在秦大年的对面,一个身着紧身红衣劲装,头发扎成马尾,手握一柄剑鞘精美宝剑的少女持剑而立。

“还真是来踢馆的啊?女侠踢馆为了个啥?还是这种小地方?”陈拙对红衣女侠的行为有些不解,他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红衣女侠好像叫嫣红叶?

就在陈拙疑惑之时,嫣红叶也开口说道:“听闻秦馆主一手五虎断门刀炉火纯青,小女子不才特来讨教一二。”

“江湖有江湖的规矩,红叶女侠虽然近来声名鹊起,但终究还只是后辈,要踢馆可以,先过了老夫弟子这一关再说!”秦馆主煞有其事的说道,说话时对着身后挥了挥手,接着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子越众而出。

“某家张大牛,请红叶女侠赐教。”大汉抱拳说道,到还真有几分江湖味道。

只是眼前这一幕落在陈拙眼中,总让他觉得有些怪怪的,因为这演戏的成分实在太重了,不管是秦大年还是这个张大牛,感觉都是在演戏。

嫣红叶也煞有其事的抱剑还礼,不过陈拙能感觉到她是真的在踢馆,这倒不是在演戏。

而后嫣红叶大喝一声:“看剑”。

长剑出鞘,直接刺向张大牛,只是这一幕落在陈拙眼中,又是让他眉头一皱。

嫣红叶气势很足,可是出剑很是随意毫无章法,而且速度也慢的有些过分了,以陈拙对独孤九剑和夺命连环三仙剑的理解,嫣红叶的剑法连入门都没做到。

这真的是来踢馆的?谁给她的自信啊?

陈拙都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,他怀疑那张大牛一巴掌都能把嫣红叶扇飞。

不过接下来一幕却与陈拙想象的有些不同,只见张大牛手中大刀与嫣红叶的长剑不断撞击,两人在场中游走,看起来险象环生好不激烈。

差不多在走了十几招后,嫣红叶手中长剑一个斜刺,直接挑过张大牛的肩膀,竟然在肩膀上留下了一道剑痕,衣服被直接拉开,还有鲜血顺着手臂上流下。

“红叶女侠剑法出神入化,某家输的心服口服。”张大牛收刀抱拳直接认输,同时已有武馆弟子上前为其包扎。

看着张大牛一副失败的样子离场,陈拙忍不住的在内心吐槽道:“我去......导演,这......这演技绝对不是群演!”

“好你个张大牛,你丫是人艺的演员吧?”陈拙不知道自己这算是遇到了什么事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江湖?

这一次江湖这个神圣的词,在陈拙心中不再那么让人敬畏了。

他甚至看到,秦馆主还暗中对张大年竖了个大拇指。

然而张大牛显然只是热身,下一刻秦馆主亲自提刀上场,他是混了几十年的老江湖了,身上多少也有一些高手的气质。

“红叶女侠巾帼不让须眉,更是年轻一代中的翘楚,今日老夫便领教一二。”秦馆主明明是被踢馆的一方,可话里话外还把嫣红叶捧得高高的。

现在陈拙如何还不明白,这整个武馆都是在陪嫣红叶演戏,只是看样子这位红叶女侠自己都不知道。

接下来的交手自然就毫无悬念了,一番险象环生看似精彩绝伦的对决后,年迈的秦馆主终究不敌嫣红叶,不过他年纪大了,总归没有门下弟子那么拼,身上倒也没有挂彩就认输了。

看着秦大年对嫣红叶的一番吹捧,陈拙实在忍不住的笑了。

可惜他已经努力的憋着不笑出声,但还是被嫣红叶看到了。

“阁下笑什么?”嫣红叶不善的瞪着陈拙,她总感觉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一直在取笑自己。

陈拙没想到这都被嫣红叶发现了,连忙收敛笑容说道:“那个......我就一路过的,你们继续你们继续,我先告辞了!”

陈拙说着就打算溜之大吉,这戏也看得差不多了,他也知道自己是个绝世废材体质了,差不多也该回去了。

然而嫣红叶似乎并不想让陈拙离开,她用剑指着陈拙说道:“看样子你也是江湖中人,小女子想向阁下讨教几招。”

“啥?你还没打够啊?还想找我打?”陈拙再次懵逼了,感情这位女侠精力有些过剩了,看样子是刚才还没打过瘾。

“怎么怕了?”嫣红叶眉头一挑的说道。

“倒不是怕了,只是我又没收钱,干嘛和你打?而且就你那水平,根本接不住我一剑的。”陈拙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,直接实话实说了。

“要钱吗?我给你,拿着。”嫣红叶看来是真的财大气粗,直接从腰间解下一个袋子抛给陈拙。

陈拙掂量了一下袋子,估摸着里面至少有三十两白银,虽然自己现在也不差钱了,可谁又会嫌钱多呢?在说陈拙这些年也是真穷怕了。

于是他收下了嫣红叶的钱,打算和这个所谓的红衣女侠过两招,也好让她知道什么叫江湖险恶。

或许这只是陈拙的恶趣味,也或许只是他一朝穿越,憋了十几年太过无聊,给自己找个乐子,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。

“亮兵器吧。”嫣红叶剑指陈拙,自信倒是足够了。

陈拙摸了摸脑袋,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啊,兵器有些另类,大家别见笑。”

说话间陈拙从后腰抽出了柴刀,顿时引得武馆弟子一阵哄笑。

“看剑。”嫣红叶却没有取笑陈拙,而是认真的对陈拙出招,看得出来她还是很认真的在对待比试。

看到嫣红叶软绵绵的一剑刺来,陈拙不闪不避,而是在嫣红叶近身之时发动《夺命连环三仙剑》,只不过这一次陈拙只用了一招,而且这一招他及时收住了力道,但手中柴刀依然抵在了嫣红叶的脖子处。

“啊......”秦馆主惊呼一声,他都没察觉到陈拙是如何出手的,当看到陈拙及时收手,这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“看吧,我就说你连我一招都接不住的,回去吧这江湖没什么好混的。”陈拙无所谓的说道,还语重心长的劝嫣红叶回家。

嫣红叶也明显愣住了,她一直以来都无往不利,从没有尝过失败的感觉,这一下竟然还有些不相信自己失败了,而且她真的没感觉到陈拙出招。

“你耍赖?不行,再来!”嫣红叶抬剑又是一招。

陈拙下意识的想要在发动《夺命连环三仙剑》,不过下一刻他才意识到,自己技能是有cd的,好在陈拙反应够快,念头一动大喊一声:“破剑式。”

刹那间陈拙手腕一抖,手中柴刀挥舞出层层叠叠的刀影,同时他身周三尺范围内无数剑影纵横,整个人好像都被一层光影包裹。

那剑影晃动,直接将嫣红叶手中长剑震脱,接着长剑被巨大的力量反震,竟然倒飞出十余丈,最后直接插入石柱之中,只余下一截剑柄露在外面。

“草率了,这下独孤九剑也要等cd了!”陈拙还在为自己的草率而后悔。

而整个演武场上已经响起了一片‘嘶’的声音,秦馆主和一众弟子无不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“那是先天剑意.......你是......你是一位先天宗师?”秦馆主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,他看向陈拙的目光已满是敬畏。

刚才陈拙施展独孤九剑,身上确实出现了剑意,这一刻秦馆主也自觉的脑补了一番,难怪刚才自己查看对方是废材体质,原来那是返璞归真的先天境界啊!

“啥?什么先天宗师?秦馆主你戏精附体了吧?我就一废材你不看过了吗?”陈拙感觉这位秦馆主实在入戏太深了,就算为了给嫣红叶找台阶下,也不至于说自己是先天宗师吗?

自己哪里像宗师了?见过宗师跑来一乡下武馆看你们一大群人演戏的吗?真是一群戏精!

陈拙没有理会武馆众人的目光,自顾自的离开了这群戏精的聚集地,不过他才刚走出武馆,身后就有人朝自己大喊着。

“前辈请留步。”

陈拙听出来了是嫣红叶的声音,心想别人都管自己叫前辈了,再说钱也收了就听听对方要说什么吧。

然而等嫣红叶走到陈拙跟前时,可把陈拙下了一跳。

最新小说: 诸天: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:开局拜师李牧,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